盛世宠妃 第52章长公主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平静之下的热烈,在宋明岚的眼底燃烧。

    这一刻,一切的侍女柔媚的笑声都远去,王昭的目光落在她的眼睛上,出神得厉害。

    “好。”他不由自主地轻声重复说道,“活下去,长命百岁,白头到老。”

    仿佛是宋明岚的目光太刺眼,这少年仿佛接下来回过神儿来,急忙仓促地转移了目光。

    “有我在,不会叫你再遇到那些事。”晋王见宋明岚这般郑重,转念一想就知道她似乎从王昭的身上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那被逼入绝地,对未来已经没有了期待的绝望与想死去的一了百了,想一想,就叫晋王那永远冷淡的心都生出细密的心疼来。此刻在他掌下的肩膀单薄无力,可是却又坚强得令人震撼。他飞快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对王昭淡淡地说道,“你尚且有姑母爱护你,须知道,这世上比你艰难一百倍的人,也没有放弃过活下去。”

    “我明白了。”王昭的脸突然红了,认真地看了宋明岚一眼。

    这一眼,令晋王危机顿生。

    不是嬉闹打闹的那种危机,而是这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了王昭的眼睛里,倒映出宋明岚那光彩夺目的影子。

    真是不该放她出来到处走。

    晋王面无表情地在心底后悔,缓缓走到宋明岚的身前,挡住了王昭的目光。

    病弱苍白的少年目光恍惚了一下,抿着嘴角看了看晋王,转头努力用轻快的语气笑着说道,“母亲今日心情极好,几位来得正好,正好儿陪母亲说说笑笑。”虽然昌平长公主在乾元帝的面前并不是十分得宠的地位,可是身为长公主,这就已经是一个女子所能获得的最尊荣的位置,自然不是宵小所能鄙视的,因此昌平长公主除了在宗室之中不大顺遂,其余也算是万事由心。

    少年转头笑了一下,就领着众人往繁花馆去了。

    宋明岚并未觉得自己震撼了谁谁谁的心灵,说完了叫王昭好好儿活下去的话,就恢复了一贯的清冷孤艳。

    倒是宋明依,看了看晋王,又看了看远处咳了几声的王昭,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来。

    她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正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到了繁花馆之中,就见侍女如画,雕栏画栋十分美丽,那处处的精心与雍容,尤甚怀乡伯府无数倍。怀着这种紧张的心情,众人就到了小殿之中,分开了柔软的轻纱,宋明岚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柔软的香气,满目的精致的书画摆件,正中的红木椅中,正坐着一位中年美妇。

    她的气质高贵,与晋王的气势有几分相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那笑意却令她仿佛立在云端,令人不敢造次。

    皇家的端贵在她的身上昭显得淋漓尽致。

    哪怕她只是穿着寻常的便服,可是却仿佛比宋明依姐妹身上郑重的衣裳还要贵重。

    “母亲。”王昭见了那中年美妇,脸上就露出笑容来笑道,“表哥与……”

    “是宋家的两位小姐。”昌平长公主就笑着说道。

    其实以她的身份这样说就不合适了。

    宋明岚也就算了,宋明依已经嫁入怀乡伯府,论起来乃是昌平长公主的儿媳,可是昌平长公主不说宋明依是怀乡伯府的奶,却说宋明依是宋家的小姐,这其中的意思就耐人寻味了。宋明岚心中只叹息了一声昌平长公主看似温和,只怕眼里也是个不揉沙子的,却见晋王已经上前一步将她扶住,对昌平长公主说道,“姑母,这是宋三。”

    他顿了顿,在昌平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目光里淡淡地说道,“我是她救命恩人。”

    他话音未落,昌平长公主已经笑着打量嘴角抽搐着的宋三小姐了。

    “是个难得的绝色佳人。”不管宋明岚的性格有多么的酷烈,可是只凭一张脸还是无往不利的,就算是昌平长公主出身皇家见惯了这帝都风流美色无数,也得承认宋明岚的容貌是她生平仅见的绝色。

    这般绝色却手段酷烈,说翻脸就翻脸的性子,倒是叫昌平长公主入了眼,笑着招手叫宋明岚走到自己的面前笑着说道,“人美,心更美,我就喜欢你这般爽利干脆的姑娘。”

    敢把怀乡伯宠爱的姬妾庶子往死里打,能不是爽利姑娘吗?

    昌平长公主嘴角的笑容就越发柔和了。

    宋明岚初见贵人,垂目,给昌平长公主福了福。

    “母亲一向宽和,你就当是在亲戚家里,不要那么多礼了。”王昭见她施礼急忙说道,说到这里又觉得不妥,就笑着转圜道,“你是表哥带来的人,咱们自然亲近些。”

    虽然他转圜得很快,可是昌平长公主还是下意识地看了儿子一眼。

    她这个儿子看似温柔和气,对谁都十分温柔有礼,可最是个冷淡的人,就是对宫中的几位公主都只不过是寻常。

    对宋明岚这样照顾,仿佛还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昌平长公主脸上笑意更深,一手握着宋明岚,一手掩了掩自己的眼角笑着说道,“晋王难得带了女孩儿来我面前,我瞧着果然是个有礼懂事的好姑娘,我听说你早年在山中礼佛?果然行事不与众人同。既然来了我这里,我是个不必什么规矩的,你若多礼反倒无趣,就当做是在自己家里又算什么呢?有你们女孩儿在我面前无拘无束,说说笑笑,我心里也开心。”

    她和气得几乎叫宋明岚都要不认识公主这种生物了。

    皇家的公主出生就尊贵,养成的大多是骄傲的性子,昌平长公主如此温煦,倒还真是借了晋王的光啊。

    看起来昌平长公主还真是与李贵妃关系不怎么样,不然也不会将晋王看得这般重,连晋王带来一个没有爵位的小姑娘都这般和气。

    “长公主的话,宋三明白了。”宋明岚也不愿意在权贵面前夹着尾巴做人,此刻有昌平长公主的许可,她也露出几分轻松。

    那一下子就听从了自己,并不扭捏的性子,更入了昌平长公主的眼。

    因对宋明岚刮目相看,因此昌平长公主脸上就露出更多的笑意,还将目光投在了一旁的宋明依的身上。说实在话,做嫡母的都不会喜欢庶子媳,特别是那庶子跟自己还有仇儿的,想抢她儿子爵位的。不过见宋明依温柔宁和,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孩子,昌平长公主就叹息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你来拜见我的缘故,我多少明白。既然你有孝顺我的心,那我就庇护你一二也是好的。”

    宋明依来侍奉她,自然是公然打了怀乡伯的脸,她还是喜闻乐见的。

    “拜见母亲。”宋明依正怔忡间,见宋明岚隐蔽地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急忙跪下给昌平长公主磕头。

    “你也放心。既然你今日唤我一声母亲,我就认了你。日后谁再敢欺负你,你只来告诉我,我还不信,谁敢在我面前猖狂,若那小子还敢对你不好,你放心,金銮殿上我走一遭,也去问问你那公公,问问满朝文武,薄待发妻,甚至不将嫡母放在眼里的忤逆之人,是不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畜生!”昌平长公主平静之中带着几分冷酷,她对宋明依这般庇护,不仅是因宋明依对她恭敬。

    她还从宋明依的身上看到自己当初的影子。

    怀乡伯那畜生尚主之后却将公主抛在一旁全无尊重,还庇护谋害了王昭的庶子,这种仇恨昌平长公主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所以她完全不介意上朝去给怀乡伯的脸皮扒下来。

    “多谢母亲。”宋明依没有想到庇护来得这样快,用仿佛是在梦中的表情感激地说道。

    当得到了长公主的亲口庇护之后,宋明依身上一直紧绷的恐惧方才一下子爆发了。

    她一下子就流下了眼泪,匍匐在昌平长公主那绣着鸾凤的大红裙摆前。

    “多谢母亲。”她喃喃地重复着,仿佛用上了自己一辈子的心力。

    直到此刻,她就知道,自己此生什么都不必担心了。

    或许不会再有一个人面兽心的丈夫,或许日后还会顶着王家妇这个名头,可是日后她的生死,再也不是忠靖侯,或是怀乡伯可以左右。

    不会在无家可归。

    她托庇于嫡婆婆,昌平长公主就是她的靠山,她侍奉她,博一个孝顺的贤名,博一生的安稳庇护。

    “多谢长公主。”宋明岚也郑重地拜了下去。

    比方才真诚一百倍。

    昌平长公主安稳端坐,受了姐妹俩这一拜,心安理得。

    因为她知道自己做出了多么重要的承诺。

    “不过说起来,怎么我觉得你的精气神儿仿佛与方才不一样了?”她受了拜,这才叫宋明依姐妹往自己对面坐了,因已经将宋明依收入羽翼之下,因此昌平长公主反倒不端着了,而是带着几分随意自在地靠在椅背上,上下打量笑眯眯的儿子,见儿子虽然依然羸弱,可是眼睛里却迸发了明亮得叫人震撼的光,那充满了坚持与期待的目光,叫少年一下子就变得充满了生机。

    而不是病怏怏的无力。

    “您猜。”王昭就笑着说道。

    昌平长公主欣慰地看着笑得格外欢脱的儿子,顺着他的目光,下意识地就落在了坐在一旁的宋明岚身上。

    繁花似锦,美人如玉。

    她的手微微一颤,之后化作真切的笑意。

    v本\文/来自\瓜v\v子小/说\网 w ww g zb pi c  om ,更v新更v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