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9章到处都是晋王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这一刻,宋三小姐脸上的笑容特别美。</p>

    当然,也是因特别得意的缘故。</p>

    除了她,还有谁会在这回到帝都之后短短时间,就寻了这么一个天上掉下的大馅饼,带着自家姐姐一起飞呢?</p>

    她骄傲地扬起自己美艳的头,仿佛得意的小孔雀一样,晋王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垂头摸了摸自己的嘴角。</p>

    很可爱啊。</p>

    本就是极致的美艳动人,此刻那仿佛与平日不同的娇憨与得意,叫她变得越发光彩无限。</p>

    “本王……我也愿意……”叫你抱大腿的。</p>

    晋王本想说这句话,只是想到宋明岚对自己的警惕,唯恐吓到她,只能小心翼翼地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安坐在一旁无声无息。他虽然觉得自己蛮安静的,然而却不明白,自己坐在这里就已经是令人不能忽视的震慑。宋三太太发了一下威风,此刻心满意足地收手,回过头来见到晋王面容冷峻,目光如电,顿时唬了一跳,急忙走到宋明岚的身边笑着对她说道,“以后有三婶儿在,谁都不能拿你怎么样。”</p>

    她一双美目流连在宋明岚与晋王的身上,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p>

    “多谢三婶。”宋三太太这几个大耳瓜子确实叫人心里痛快,宋明岚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笑着推了推木讷的宋明依和声说道,“日后三婶多照顾大姐姐些。”</p>

    宋三太太这样泼辣,若能护着宋明依一些,是她姐姐的福气。</p>

    “从前大姑娘回府从不抱怨,你家太太也从不说这些事儿的。三丫头你明白,我到底是隔房的婶子,若无缘无故出手总是越矩,叫你家太太脸上不好看不说,反倒像是我多生事端似的。”宋三太太就急忙为自己洗白,越发叫自己看起来无辜得厉害,垂泪说道,“只是若早知道,我断断不能放过这等贱妾!”她说到贱妾的时候咬牙切齿,看起来痛恨得不得了,宋明岚想到这位三太太膝下大多都是庶子庶女,就知道她为何对婢妾如此痛恨。</p>

    显然是吃过婢妾的亏的。</p>

    “大姐姐,还不多谢三婶儿?”她和声说道。</p>

    宋明依知道自己不聪明,然而却十分听话,急忙对宋三太太福了福。闪舞</p>

    宋三太太满面堆笑,亲手去搀扶宋明依,笑着说道,“都是一家子,如此郑重,大姑娘倒是叫我不安了。”</p>

    “殿下还不回府?天色将晚了。”宋明岚也十分应景地露出感恩的脸色,与宋三太太一同含泪执手凝噎了片刻,方才拿出帕子抹去眼角几滴鳄鱼的泪水,见晋王正含着淡淡的温情看着自己,她顿时就不自在起来,淡淡的红晕慢慢地在她雪白的脸颊上蔓延,只是肯定不是羞涩出来的,反而被看得心中冒火多了些。她磨了磨自己的后槽牙,这才对晋王强笑道,“白日疲惫,您还要休息是不是?小女就不送您回去了。”</p>

    “再等等。”晋王一双黑沉的眼,淡淡地扫过那瑟缩在地上的怀乡伯的二房冯姨娘。</p>

    宋明岚微微一愣,娇艳的脸上露出几分复杂。</p>

    “您不需要做到这个份儿上。”她看着晋王冰雪一般的眼,低声说道,“这是我与怀乡伯府的事儿。”</p>

    “那就是本王的事。”</p>

    “殿下!”</p>

    “本王救了你,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自然要继续看护。”晋王振振有词,目若星辰。</p>

    宋明岚红唇一抽。</p>

    “您对救命之恩的理解与常人不同啊。”喂,不要以为她读书少就骗她啊!</p>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是那个意思吧?</p>

    “嗯,本王生来就与常人不同,以后你就习惯了。”这天下再没有如同晋王一般无赖的人了,他明明有着这世间最冷酷冰冷的脸与眼神,就算在与宋明岚说话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微微松了松自己的眼角眉梢,可是说出的话却总是无赖得令人无语凝噎。此刻他说出这么叫人没法反驳的话,顿时就仿佛谪仙落入了凡尘,宋明岚一脸复杂地看着他许久,突然自红唇之中吐出一声叹息。</p>

    “殿下如此,您的恩情我是还不完的。”</p>

    还不完?</p>

    晋王俊美凉薄的脸上,就露出淡淡的,惊艳的笑意。</p>

    “那就太好了。”就是要一辈子还不完才好呢。</p>

    等等……</p>

    “殿下您是不是方才说了很可怕的话?”宋明岚突然觉得有点儿冷。</p>

    晋王只是伸手,拂去了她额前一缕柔软的发,轻声说道,“你别怕,总有还完的一天。”</p>

    这句话却更叫宋三小姐害怕了好吧?</p>

    她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有一种前途无亮的可怕感觉,只是这种感觉被她勉强压在心底,此刻专注地看着那个因不是在自己家中因此格外瑟缩怨恨的美貌的冯姨娘,见她生得妖娆,就觉得她能在怀乡伯面前得宠也确实有几分道理,就笑了笑,伸出手扣住自己面前的茶盏,扬手就泼了过去。</p>

    “哎呀!”冰冷的茶水泼在冯姨娘的脸上,顿时叫她满头都是茶水淋漓,狼狈不堪。</p>

    “当侯府没人了是吧?”宋明岚完全不在意自己在晋王的面前做了什么,此刻看着那一头水汽的女人,看着胭脂水粉在她的脸上糊成一团,笑得越发甜蜜可爱,柔声说道,“还记不记得当初大姐姐给你请安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待她的?你命好,这茶冷了,不然下一次,我换成与你对大姐姐时的那般,滚烫的茶水泼在她的身上?!”她说到最后,虽然看起来是在笑着,可是一双眼睛冰冷如同寒冰。</p>

    宋明依手臂上,至今还带着当初烫伤留下的疤痕。</p>

    “我是她……”婆婆……</p>

    “你是大姐姐的奴婢!看在怀乡伯是长辈,喊你一声姨娘,那是我家大姐姐守礼。可你也不能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是不是?”宋明岚是个喜欢说道理的人,见冯姨娘惊恐狼狈,在自己面前颤抖成一团,无比的可怜,就笑着和声说道,“姨娘,你听见我与大姐姐的话了?长公主才是嫡母,以后大姐姐确实要立规矩,要给婆母请安,只是那个人不该是你。若你一定要大姐姐给你请安,说不得,你得先跟伯爷要个正室的名分好不好?”</p>

    她的笑容甜美温柔,如果不是方才的狠辣,没有人会将她当成是一个狠戾的女子。</p>

    可是冯姨娘却怕死了宋明岚的笑容。</p>

    比宋三太太的巴掌还要害怕。</p>

    她此刻惊恐万状,只觉得自己撞上了恶鬼,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这样冲动地来找宋明依的麻烦。</p>

    “我,我……”宋明依方才口齿上的种种刻薄,都比不上此刻宋明岚的笑容吓人,冯姨娘颤抖得厉害,她本想再说两句硬气话,可是此刻却都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叫她惶恐地四处看着,往门外看着,仿佛看着门外就能看到属于自己的救命的人。宋明岚知道她是在等谁,不就是那位传说中的怀乡伯嘛,只怕现在怀乡伯还在与忠靖侯讨个说法儿,给儿子报仇呢。她就再次笑了笑,温煦道,“姨娘,你在等伯爷。”</p>

    这句话是肯定句。</p>

    “伯爷来了,你就死定了!”冯姨娘忍不住恨恨地说道。</p>

    “好啊,我等着,只是你……”宋明岚一反手,手中的茶盏,顿时就砸在了冯姨娘的脸上!</p>

    一声尖叫。</p>

    还有茶盏落在地上四分五裂时清脆的声响。</p>

    一滴一滴的鲜血,从冯姨娘妖娆妖冶的脸上滴落在地上,她疼得捂着脸大声尖叫嚎啕。</p>

    “三,三丫头。”宋三太太虽然知道宋明岚辣手,之前鞭笞得宋明依的夫君鲜血淋漓都不眨眼睛的,可是就算再知道,也没有眼前的冲击令人来得震撼。眼见她将怀乡伯的心爱的妾室给砸得满脸都是鲜血,一瞬间的惶恐令她霍然起身有些紧张地说道,“这,这可怎么是好?”宋明岚这样肆无忌惮地行凶,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这伤了人还在笑得美丽,没有一点的不安,种种行事简直令宋三太太心生恐惧。</p>

    “虐待了我姐姐八年,你还想就这么算了?”宋明岚低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p>

    “可是怀乡伯不会善罢甘休的。”宋三太太紧张地说道。</p>

    她甚至求助地去看忠靖侯太夫人,仓皇地叫道,“老太太,咱们……”</p>

    “我鞭笞了那畜生,若怀乡伯当真宠妾灭妻,那咱们就已经开罪了怀乡伯,这仇怨就是解不开的。既然已经结仇,那就不需要有半点儿退让,一个仇也是翻脸,两个仇也是翻脸,为何不能把仇痛痛快快都报了,以后都安心呢?”宋明岚见忠靖侯太夫人纹丝不动,并未呵斥自己,就知道了几分她的心意,此刻微微一笑,对哑然的宋三太太和声说道,“三婶儿,你也打了她,与我伤了她一样儿与她结仇,你以为你动手轻一些,她就不恨你了不成?”</p>

    轻重都是打了冯姨娘,这女人肯定是都怀恨在心的。</p>

    宋三太太沉默了。</p>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没法儿反驳啊。</p>

    “你说得有些道理,只是,只是……”她憋了半天,还是觉得宋明岚当机立断,虽然行事猖狂狠辣了一些,不过说得还都十分有道理。</p>

    没错儿,既然已经与怀乡伯府结仇,那还客气什么?</p>

    “三妹妹,会不会有麻烦?”宋明依哪里见过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冯姨娘这般凄惨,见长长的血痕划过冯姨娘的脸,顿时吓得浑身发抖。</p>

    “怕什么,怀乡伯难道还敢杀了忠靖侯府满门不成?”宋明岚满不在乎地说道。</p>

    “我担心父亲会迁怒你。”宋明依忍不住担忧地说道。</p>

    怀乡伯的确杀不了忠靖侯府宋家满门,可是仅仅要求忠靖侯交出宋明岚,他单杀宋明岚一个,想必对嫡女没有什么感情的忠靖侯一定会愿意的。</p>

    他对宋明岚本来就没有慈爱之心的呀。</p>

    宋明岚看着担忧得几乎闭过气儿去的姐姐,笑得完全没有一点忧虑。</p>

    “我打了怀乡伯的儿子,那时父亲就可以交我出去了。左右都是被交出去,打一个是够本儿,打两个是赚了,是不是?”她对宋明依眨了眨自己的眼睛。</p>

    晋王顿时冷哼了一声。</p>

    “本王倒是要看看,谁敢动你一根手指头!”他冷着脸,看向宋明岚,也希望得到一个眨眨眼。</p>

    回答他的,只有宋三小姐的深深扶额。</p>

    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这位晋王殿下呢</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