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 第278章恐惧
作者:花青雪的小说      更新:2017-12-04
    “可是……”

    “儿子也不想要这么个心思龌蹉的侧妃,日后死无葬身之地。母妃,赶紧叫她出宫。”

    宁王不耐地说道。

    宋明婉蛊惑李贵妃,先是坑死了李家的李忠,令李家长房断子绝孙。

    然后她再出手,坑死了李贵妃。

    只单单今日之事,宁王就知道李贵妃的名声算是完了。

    还想把皇后拉下马自己去做皇后?

    若当真乾元帝这么干了,那李贵妃奸妃的帽子是永远都别想摘下去了。

    心里阴郁厌恶,看着摆出一副可怜巴巴无辜模样儿的宋明婉,宁王只觉得恶心透顶。

    他什么都不想说了,摆手冷淡地说道,“母妃对她已经仁至义尽。只是母亲,儿子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任何事。”

    “表哥!”宋明婉绝望地唤了一声。

    宁王连纠正她称呼的心都淡了。

    “还有,日后若本王知道你仗着母妃与本王的名声在外胡作非为,本王就亲手处置了你”别以为他不知道宋明婉曾经都做过些什么,曾经不愿理睬,不过是可有可无,无所谓,可是如今宁王却不能容忍。

    “表哥,她和那么多男人都有往来,也未必清白干净,为什么你还执着不放?”

    宁王这样无情,在宋明婉的眼里都是为了宋明岚。

    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捂着剧痛发热的脸颊,宋明婉就哽咽了一声。

    “你说什么?”宁王的声音冰冷得仿佛从地狱而出。

    “她以为自己隐瞒得那么好,仗着大哥的军功粉饰太平。可是这京中谁不知道,她在边关被玉宁国皇子掳走?表哥,她生得那样美丽,难道你以为那些皇子不会对她做什么吗?”

    见宁王压抑地看着自己,宋明婉就哭着说道,“我再不好,可也是干净的。可是她不知被多少男人沾过了,她!”

    她才说到这里,就只感到喉咙处,一只修长冰冷的手,用力地扣在自己纤细的脖子上。

    “你敢侮辱她!”

    “你这是在做什么?”见宁王的眼底生出杀意,李贵妃惊了,急忙上前伸手握住他的手腕。

    “为了一个那么不清不楚的女人,你要杀了你表妹不成?”

    “就是因京中有你们这些长舌妇,才叫京中大乱。”早年,宁王完全不在意京中有任何人的流言蜚语,反而觉得是调剂自己心情的乐子。

    看着那些勋贵的名声在这一个个流言之中被污染,他反倒觉得有趣。

    可是如今……

    只有宋明岚不行。

    “明岚之事,你又知道多少?她为人清傲,因此也为别人尊重,一向礼遇有加,只有你这样的小人,才会只当做一个女子落在皇子的手中,就只配做皇子的玩物。却不知道有那么一种女子,哪怕是在权贵面前,哪怕没有身份来历,却依旧被人不愿怠慢。”

    大皇子对宋明岚的庇护,令宁王心里都生出波澜来。

    他冷冷地看着在自己手中如同折翅的鸟一般挣扎的宋明婉。

    “不过是个小人。”他用力将宋明婉甩在了面前。

    宋明婉哭着往后退去,不敢再和宁王亲近。

    “日后,母妃,你再想将这样一个女人塞给儿子,儿子就送她去死。”见李贵妃骇然地点头,宁王就顿了顿,方才冷冷地说道,“不过是一个臣子之女,有什么身份住在宫中?母亲,叫她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我知道了。”李贵妃叫宁王那双美得妖异的眼睛看了一眼,都觉得心生惶恐。

    “儿子走了。最近宫中万万不可再有纷争。”宁王只觉得喉咙之中淡淡的血腥味儿满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地说道,“若是宫中最近再闹出什么,无论母妃对错,都会将母妃牵扯其中。”

    他叫晋王给刺了一剑,到如今还没有恢复元气,实在没有心思和李贵妃再说些别的。

    “知道了。”李贵妃就越发胆怯

    宁王这才点了点头,冷冷地看了宋明婉一眼走了。

    他出宫的消息,宋明岚就在皇后跟前知道了。

    “宁王是个聪明人,最近京中都会很太平。”宋明岚就笑吟吟地对皇后说道,“您也歇歇神儿。我与飞羽离京这样任性,您在京中维系安稳,也很费神的。”赵王妃已经哭得出宫去了,她就撇了撇嘴角。

    谁叫赵王妃竟然传播自己的流言蜚语。

    说起来,宋明岚心里完全不恼怒,那是骗人的。

    “趁着这太平的时候,你也想想你和飞羽的事。”

    “可是陛下处?”

    “所谓一年之约,不过是陛下在拖延你和飞羽的婚事。他那个人,一向不择手段,想要成功的事情就一定要达成。”皇后目光复杂地看着宋明岚说道,“不要被他给骗了。你且等等,回头我会和陛下提及此事。”

    “您万万不要为了我与飞羽,再和陛下冲突了。”宋明岚不安地说道。

    皇后就看着宋明岚笑了。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儿。真是个实心眼儿的孩子。”

    宋明岚不知道皇后与乾元帝之间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她多少能够感觉到。

    乾元帝竟然是在深深地仇恨皇后。

    到底曾经经历了什么,才会令乾元帝有那样的心情,甚至发妻嫡子,都令他怀着这样深沉的恨意?

    她有些忐忑。

    皇后却只是笑了笑,垂下了眼睛。

    “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当次子的凶信从边关传到京中,当她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上没有半分失去儿子的悲痛,反而喜上眉梢,迫不及待地要对付她的另一个儿子,哪怕无论曾经有多什么样的情分,还有什么样的期待,她都觉得不重要了。

    君王无情,她又何必自作多情?

    “那就多谢娘娘。”宋明岚就急忙笑着说道。

    她只当做自己没有看见皇后那双带着几分晶莹与复杂的眼睛。

    晋王沉默地坐在宋明岚的身后,将自己心爱的女孩子揽进自己的怀里。

    “你们好好儿的就是。”皇后就笑了。

    宋明岚得了皇后的承诺,这才出宫去了。

    忠靖候府正处在欢腾的时间。

    乾元帝终于下旨,封赏宋明河与赵同。

    长子做了侯爵,一个表妹夫也做了侯爵,忠靖候几乎是喜笑颜开。

    弹冠相庆。

    满府的喜悦与热闹之中,只有宋明河本人的态度十分冷淡。

    他手中握着圣旨,看着在自己的面前露出快活笑容的人们。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这份封爵的旨意,是用什么换来的。

    是他幽禁沁园之中漫长的等待。

    是他的妹妹不顾生死地前往玉宁国的坎坷。

    那样的一切之后,若是他还能笑得出来,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因此,当看见忠靖候府上下,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在欢笑,却从未问一问他这份丰厚的军功到底从何而来,宋明河只觉得满心的厌倦与厌烦。

    他哼笑了一声,想到今日宋明岚匆匆入宫,这旨意就来了,哪里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得到了侯爵之位。

    随意地将圣旨丢在了一旁,宋明河漫不经心地往府外走。

    “大哥儿?老太太设宴,说是要给你庆功。”

    既然乾元帝已经认可了宋明河的军功,那么忠靖候府此刻再欢腾起来,就是理所当然。

    当然要大宴宾客。

    “不了。”宋明河寡淡地说道。

    他回头就见宋二老爷不安地看着自己。

    “好不容易家里热闹些,大哥儿啊,你……”

    “二叔,你该回去了。”

    “可是府里正给你筹备宴席。”

    “不必了,自己乐呵去吧。”宋明河抬脚就要走,却见宋明岚与晋王正从外回来,一顿方才收住脚带着几分笑意走到了宋明岚的面前。姿容绝色的少女仰头看着自己的大哥,再看看后院儿的那些欢欢喜喜的人们,就冷笑了一声。

    “大哥若是不耐烦,也不必理会。陛下已经赐你侯爵府,往后你可以住在自己的府里头。”

    “那你呢?”宋明河就温声问道。

    “我都要嫁人了,在哪个府里都住不长久。”宋明岚就格外理直气壮地说道,“大哥不必在意我。不过说起来,你也该赶紧给我娶回来个嫂子,好能叫我安心。”

    宋明岚此刻才觉得,他们兄妹的好日子总算是有了可以期待的地方。

    “好。”宋明河就微微点头。

    他与宋明岚相视一笑,这才忍耐着心中的不耐愿意陪着妹妹回到了那个热热闹闹的后院儿去。

    满府欢腾,然而就在忠靖候府众人都在欢喜庆祝,展望宋家那越发光明的前程的时候,却有一人已经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

    忠靖候如今最得宠的妾室柳姨娘,一只消瘦的手压在了高高隆起的小腹上,许久之后,眼里露出惊恐的表情。

    她没有想到,她得忠靖候宠爱有孕,甚至连主母李氏都成了她的手下败将,满心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会成为忠靖候府的继承人,令自己母以子贵,从此荣华富贵,万般荣宠,如今却漏算了一件事。

    宋明河真的没死!

    他不仅回来了,还这样显赫,强势地回归了忠靖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