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星际之凤九娘 第562章 家人
    凤殊组织了一下语言。

    “鸿蒙有个随身空间。你可以穿越界面,直接带我到异空间。小绿更神奇,只要活着,便可以屏蔽掉生长所在的星球,能量充足的话甚至可以瞬移整个星球到另外的星域,现在还直接变成了我的小世界的根基,连同它自己也长在了这里。而泡泡,能够通过君临与我之间的结印,直接定点我的位置,将君临送到我的身边来。”

    它们几个拥有的技能,有一个共同点,基本都是跟空间有关系。如果加上她跟剑童打破时空壁垒从古到今的经历,还有像现实世界的星球一样在不断生长的小世界,她跟它们完全就是一个自成一体的时空。

    梦梦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

    “本来就是因为你的魂体曾经穿过时空,具备了像我们一样的经历,所以我、蒙蒙还有小绿才会愿意和你结契。

    一般的人类我们当然看不上,也不会让你们发现。除非是你们人类当中的顶尖人物,否则只要我们主动闪避,你们是没有办法见到我们的,更别说成功结契了。君庭在联邦够厉害了吧?我敢说他十有**没有见过我们长寿一族。凤珺也够厉害了吧?但他跟什么厉害的兽族结契了没有?整个凤家,也就凤初一和你才和长寿族结契成功。”

    凤殊哭笑不得。

    “我也很一般啊,实力远远不如正常的世家子弟。你这样说,好像在责怪我小看了你们一样。可我只是就事论事。”

    “我没说你是无理取闹。你是很一般,可他们会的东西很多人都会,你身上有的东西却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非常稀罕的,像你的一身武术,还会解蛊,尤其是魂体经历过时空的淬炼,这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梦梦倒觉得她太自卑了,“你现在好歹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能不能不要将自己不当一回事?

    你自己的实力是一般般,可加上任何一个同伴,你就是个高手中的高手,打不赢都能够逃得了,这可是非常了不起的本领。要是你心狠一些,遇到敌人就下蛊,可以直接放倒一大片,不管对于人类还是虫族,你其实都算得上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对手了。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轻易想要跟你对上的。

    你总是这么看不起自己,把自己当做普通人看待,这个心态可不好。做人是要低调,但低到了泥地里去可不行,弯腰弯惯了,以后想要挺直腰杆子都会不好意思。”

    她已经被师傅师兄他们打击惯了,还真的很难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还好吧,我没有见谁都低头弯腰的习惯,但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多。本来人嘛,再与众不同也不可能离开人类这个范畴来讨论,所以在范围内的话压根就算不上多么厉害多么惊世骇俗。

    啊,说到这个,反倒是剑童比我厉害多了,他曾经是人的时候就可以蕴养剑,现在没有了素加那一具人身,居然可以寄居在剑身上,搞得好像天生就是一把通灵的剑一样,你不觉得他才是真的厉害吗?”

    凤殊没有想到自己的话居然会引来梦梦的一席让她感到认知颠覆的话。

    “你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凤殊。叶童应该从一开始就不能算是一个人,在我的感知里,他和你是不同的,跟君临这些本身就是这个星空的人类也不同,跟我们兽族当然更不一样。

    怎么说呢,他还是素加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人有些奇怪,但因为苏一航身上的那个兽族残魂,我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素加身上,所以一直都没有察觉到太大的异样。直到后来他突然又出现在你身边,魂体非常不稳定,我知道是他,想着你既然想要收伏他,带他回内域去当你的追随者,我对他的印象也还可以,便出手帮了他一把。结果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凤殊的好奇心已经完全被吊了起来。

    “是什么?”

    “与其说他是人,不如说他更像是物,非人非兽,天生更像是器物。”

    “你确定你没有感应错?我们跟他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一直就是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不是人,即便他现在是一把小剑。”

    凤殊难以想象剑童是非人类。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说实话,如果不是让他附在了我身上,放开了让他自由发挥,他自身为了活命也放松下来,接受了我的帮助,才让我可以长时间就近观察他,我可能也没有办法相信这一点。”

    梦梦抬头看了看剑群,“当然,我现在也不能百分之一百地断定他绝对不是人类。但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和观察得来的判断,与其说他是人,不如说他本质上就是你们那个时代的武器——剑。”

    它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凤殊莫名笑场。

    “有什么好笑的?我不觉得我说了什么东西值得你发笑。”

    “抱歉。我知道你是很认真地说这些话。只是吧,这个答案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简直是在否定人类本身就不是人类一样,真的很难不让人觉得荒谬。”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不过我也没想过要完全说服你。只是他现在好歹也算是我们的一员,我想最好还是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发现比较好,至于信不信是你的问题,反正我跟你说过了。”

    凤殊依旧提出质疑,“如果他真的不是人类,你觉得他会是谁?由始至终他的记忆都是属于人类的记忆,不管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他都是以人类的身份在生活。”

    “我刚才说了,我觉得他更像是你们那个时空的武器——剑。”

    “不奇怪,他本来就是蕴养剑的剑童,跟二师兄的无妄剑呆的久了,肯定会沾染上剑的气息,而且他之所以能够被选上成为剑童,说明他本身气场就和剑有着相似或者互补的成分。”

    梦梦不甚明了,“后面那半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那个时代的人还会把人根据武器来分门别类?”

    凤殊失笑,“不是分门别类,是每个人都会有自身的特质,有些人天生擅长进攻,有些人天生擅长防守,有些人天生两者都特别平衡,或者都特别拔尖,也有些人是根本就没有武学天赋,但是却擅长琴棋书画诗酒茶,擅长厨艺,擅长酿酒,擅长制药,擅长农事等等等等,也有些人天生驽钝,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

    剑童别的方面是什么情况我们不清楚,但他能被大巫选为剑童,去伺候二师兄的剑,说明他作为剑童的那一面特质肯定是极为出色的。二师兄这么出色的人,他拥有的本命剑当然也不会差,能够跟他相合并且蕴养他的剑的剑童当然资质非凡。”

    “你其实是在向我炫耀你有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二师兄对不对?我看你对君临父子、凤昀就完全没有这种想要炫耀的感觉,就连凤家我也没听你有过想要向谁炫耀的念头。”

    “第一,我和君临他们三个人其实相处时间不长;第二,我对凤家的真实实力其实没有具体的概念。对于自己不了解的,总不能随口胡诌吧?”

    理由很充分,可惜梦梦压根不买账。

    “说来说去,你对这个世界其实还是不如你对原来的世界那么有归属感。你都快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一直这么游离在外可不好。”

    凤殊并不否认它的这个说法。

    “这很正常。我又不是幼年的时间就跑到这里来了,也不是像剑童一样来到这里之后完全失去了前世的记忆,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的婴儿可以从头学起。

    我那会儿快三十而立了,早就是个成年人,很多言行习惯都已经根深蒂固,相较于那个时空的平均寿命,我相当于临近人生一半,是星际时代平均寿命当中的二百五十岁左右。你觉得到了这个岁数的人,会对自己一直生活的时代没有任何归属感吗?”

    就算她在这里活到四五百岁,寿终正寝前,上一辈子的记忆也会始终陪伴着她,在她的骨子里难以剥离。

    “那是因为你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星球,所以才会有这种故土难离的感情。

    星际时代,除非是经济条件非常窘迫实力又无法参军或者身体有隐疾不能进行星际旅行的人,一生中基本上最起码都会有一次离开自己的星球到别的星球甚至星域去游历旅行走亲访友或者公干。尤其是商人、军人这些,他们都会频繁地在各个星域星球之间走动,以最快速度掌握与适应各地的最新情况。”

    “所以其实还是一样的。大部分的人都会对自己的家族所在地或者说长久生活的地方有着深厚的感情,只不过可能选择更多了一些。”

    “不,我不是说这个时代的人就没有,而是程度没有你这么深。你完全像是,”梦梦想了想,“嗯,怎么说?刻在骨子里一样?”

    “刻骨铭心?也可以这么说。就像学习外语一样,成年之后再去学习另外的一门语言,水平永远都会受限于母语的水平。就算可以达到流畅甚至精通的程度,也永远不可能像母语那样成为骨子里的本能。”

    “你的意思是,你到现在也还是觉得星际通用语对于你来说是外语?”

    “差不多是这样。我们那会儿讲话跟现在完全不一样,书写更加不同了。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个时代顶尖层面的人物中有些人对我那个时空的文化非常的着迷,也多亏了这一点,当初我才能够靠卖字而从萧爷爷手里得到一大笔信用点。”

    要不是多亏了那一手好字,她怀着凤圣哲的时候还真的会抓狂不已。

    “你不愿意相信剑童本质上不是人,也很有可能是因为潜意识里你就把他当成是你故乡的一个代表或者缩影了。如果否认了他,也相当于否认了你的家乡你的江湖,相当于否定了你对那个时代的眷恋。”

    它说这话时一本正经,逗得凤殊笑了出声。

    “你快成心理学家了,对应成我那个时空的人,就是神算子。”

    “神算子?”

    “极为少数是真的有预见能力的人,或者异于常人的术士,但绝大多数都是懂得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狡猾人士,其中一些还喜欢坑蒙拐骗,借此发财。”

    “所以其实还是褒义更多?那是不是说明其实你某种程度上也认同我综合直觉与现实观察而得来的结论?”

    凤殊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是万无一失的。你的说法当然也存在着可能性,但我还是倾向于相信他本身就是人,只不过是他天生气场以及后天环境又与剑为伴,所以才会误导了你。”

    “好吧,看来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算了,只要他对你是无害的,就算没有好处也无所谓,看在他是你的旧相识的份上,他留在这里跟我们一起生活,没问题。不过凤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他对你不利,对鸿蒙不利,对小世界不利,我会第一个将他赶出去,要是情况严重,我会直接宰了他。”

    “如果是他主观意愿上想要伤害我们,不用你出手,我也会饶不了他。不过如果是被动的,因为无知或者说实力不够而被人陷害着造成了种种不利局面,我希望你还是饶他一命。人谁无过?更别说还是被逼着做下不好的事情,到时候他自己会比我们更加的难过,不用担心他自寻短见就算是我们好运气了。”

    梦梦撇了撇嘴,“说来说去,你还是护着他,不希望我杀掉他。”

    凤殊失笑,“不单只是他,你们几个也一样。能在一起就是缘分,我相信能够聚到这个程度,说明我们真的是缘分非常深厚,将来肯定不会主观上走到那种恶意相对的程度,被动上的话,人心险恶世道艰难,被栽赃陷害的事情从古到今都俯拾皆是,我们小心一点不要中招被人利用了自相残杀就好。

    只要不是伤害家人的那种大仇,我想不管是误会还是仇恨都是可以慢慢解开的。”

    梦梦沉默了好半晌,才有些忸怩地问道,“所以说,我们也是你的家人?”

    “当然。我向来喜欢当独行侠,能独来独往就独来独往,可是你看,这些年下来,我早就把你们当成伙伴了。你、鸿蒙、小绿还有剑童,都是我的人生旅途里会相伴很久很久,久到我愿意把身家性命通通托付给你们。”

    这种程度上的伙伴,难道还不是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我在绝地求生捡碎〕〔一夜闪婚:偏执老〕〔给宫少撒个娇〕〔王者荣耀之无敌逆〕〔豪门强宠:总裁的〕〔娱乐圈:升职记〕〔向往的生活:超级〕〔我真是齐天大圣〕〔光明出山〕〔医妃妖娆:摄政王〕〔都市之不败主神〕〔金字塔人入侵〕〔砸出灿烂人生〕〔契约闪婚: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