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我以科学证仙道〕〔末日暂停之后〕〔西游之掠夺万界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择日飞升 第十五章 许大善人
    城隍爷薛灵府被压在柳树下,眼看许应拖着大钟奔近,这位城隍爷猛地坐起,哈哈笑道:“我阴庭洪福齐天,今日得到许应!”

    适才祂与周一航齐齐出手,准备击杀许应,却误中大钟,被大钟反震,五百年苦修的金身几乎破灭,神龛中积累的香火之气也险些被震成齑粉!

    幸好土地神刚才就在庙宇里封黄三多黄员外为神,没有离开,这个土地神见祂受伤,便急忙从祂身边钻出,在神龛中插上几炷香,为祂上香。

    城隍爷得到祂上香,这才缓过气,收拢崩散的香火之气,稳住金身。

    此刻许应向这边跑来,便是自投罗网,即便是城隍爷城府颇深,也不禁喜笑颜开。

    祂还未来得及站起来,许应距离祂便只有两三丈,这少年一边跑一边转身!

    城隍爷薛灵府刚刚站起,脸上的笑容还在绽放,便见一口大钟扫了过来!

    “老爷抵挡!”那土地神慌忙叫道。

    城隍薛灵府临危不乱,立刻调动残存香火之气,化作一面大盾挡在身侧。

    “嘭!”

    大盾被大钟碾碎,铜钟继续扫来。城隍薛灵府缩头,耸肩,准备硬抗这一击,同时左手探出,抓向许应。

    有了大盾做缓冲,祂被撞得头晕目眩,却无大碍。

    周一航远远见了,心中暗道一声糟糕:“薛灵府有土地给他上香,恢复得比我快!只怕许应要落入他手中了!”

    然而,许应像脱了线的陀螺,一边奔来一边疯狂旋转,城隍薛灵府刚刚挡下铜钟撞击,便见那大钟发疯一般转了一圈又再度撞来,速度飞快,令祂目不暇接!

    目不暇接,指的是连眼睛都看不过来。

    眼睛看不过来,更何况手脚?

    城隍爷薛灵府接下铜钟第二次撞击,没能接下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被撞得连翻带滚,飞上空中!

    在祂飞空的那一瞬间,又被大钟连撞数次,飞行速度更快,被生生砸向庙宇!

    那土地神原本躲在城隍身后,薛灵府被砸飞,祂哪能好过?也被一钟轮飞,不知所踪。

    周一航看到城隍爷飞来,急忙闪避,只听轰隆一声,城隍砸入庙墙中。

    许应拖着钟狂奔而来,还未接近,人已经横身而起,手在地面轻轻一按,人平行于地飞速旋转!

    大钟也被抡起,呼啸旋转,当的一声砸在庙墙上,将城隍薛灵府连人带墙一起砸入地下!

    “当当当当!”

    一连串爆响传来,城隍薛灵府的金身,竟被生生砸碎半边!

    周一航调动泥丸秘藏,竭力修复肉身,突然许应头下脚上,风车般转动,大钟呼啸而来,砸在他的身上!

    “老夫这次栽了。”周一航心中一片冰凉,被大钟狠狠抡在身上,半截身子飞起。

    许应这边击飞周一航,立刻转身,轮动大钟砸向城隍,不给两人喘息机会。

    周一航落地,口中喷血,瞥见许应向自己冲来,叫道:“薛城隍,联手才有生路!”

    城隍薛灵府被砸得金身碎了一半,另外半边金身也是破破烂烂,香火之气也处在崩散之中,难以坚持,听到周一航的叫声,顿知这个老对头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关头。

    “若是我们不联手,真的要被这小辈敲死在黄田铺镇里!”

    他想到这里,聚集残存法力,香火之气化作一只丈余大手,探入庙中。

    新晋庙神黄三多躲在庙中观望战事,便见城隍大手抓来,被一把抓住。

    黄三多慌忙叫道:“薛城隍,还记得吗?我还给你送过礼呢!”

    “知道,所以借你性命一用!”

    城隍薛灵府用尽力气,将祂投掷出去,砸向许应!

    许应正在抡钟砸向周一航,瞥见那两面六臂神像飞来,急忙转身,让大钟迎上黄三多。

    大钟撞在神像上,那神像顿时四分五裂,黄三多不过是新晋神灵,刚刚享受一丝香火,便神躯破碎,神魂灰飞烟灭,一点不灭真灵飞向阴间去了。

    不过,经他这么一缓,周一航便缓过气来,立刻调动残存法力,催动东君平天印,一掌印在大钟上。

    “当!”

    大钟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被东君平天印爆发的恐怖力量掀起,连翻带滚飞上天空。

    许应没有被东君平天印击中,然而却只觉一股不可匹敌的力量袭来,将自己卷起,在空中身不由己连翻带滚不知多少周。

    “糟糕!我能带着大钟做出各种动作,大钟也会带着我做出各种动作。”少年心道。

    大钟坠地,在街道上弹起,落下,滚动几十丈远。

    许应也跟着坠地,弹起,落下,滚出几十丈。

    周一航与城隍薛灵府也是呆了呆,顿时醒悟过来:“对付他,就得用这个办法!”

    许应双手撑地,站起身来,谨慎的盯着两人。

    周一航与薛灵府勉强起身,却都没有上前,两人尽管是零陵最顶尖的强者,但此时都是油尽灯枯,虽然知道对付许应的办法,但自己冲上前去没有同伴的配合,多半也是被许应抡着钟打。

    许应吃了一次亏,肩头伤口炸裂,也心知不妙,盯着两人缓缓向后退去。

    他退入药铺。

    药铺伙计已经包好了药,装入一个大麻袋中,和药铺老板一起站在店外张望,见许应过来,连忙回到店中。

    许应抢过麻袋,扛在肩头,小心往后退,免得转身的一刹那大钟把药铺撞塌了。

    他退出药铺,这才转身,向镇外跑去。

    铛啷啷,大钟一路冒烟,拖在他的身后,那声音仿佛有一排人跟在他屁股后面,欢天喜地敲锣打鼓。

    周一航、薛灵府各自镇压伤势,没有去追,任由许应离去。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周一航奋尽全力,调动泥丸秘藏活性,修复肉身损伤,苦笑道,“这次不是湿鞋,而是差点被许应这小家伙拖下水淹死。”

    薛城隍面色阴沉,半边金身毕剥作响,时不时炸出一个金灿灿的小碎片,落地便化作黄金。

    那个土地公不知从哪里跑出来,跪在薛城隍脚下,向他上香磕头,口中念念有词。

    薛城隍飘散的香火之气又渐渐凝聚,地上破碎的黄金也在蹦蹦跳跳,如同长了腿脚,不断向他身上蹦去。

    “许应欺我们不备,以护身法宝伤我们,只要有了防备,对付他那口大破钟不难。”

    薛城隍淡淡道,“只是周老爷恐怕是无法亲自去捉拿许应了,因为周老爷很快就要赴黄泉了。”

    他话音刚落,镇口处妖气弥漫,一尊妖神迈步走入黄田铺镇。

    薛城隍道:“我有土地公,可以地下行走,前往各山各湖调遣人手,土地公也可以监视许应的动静。周老爷受伤,恐怕无力反抗我座下妖神吧?”

    周一航叹了口气,低声笑道:“你能搬救兵,我便不能?薛城隍还不知我周家傩术,草木皆兵吧?通知一些晚辈前来接应,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黄田铺镇的另一端,零陵县司功、司仓、司户等各部官吏先后赶来。

    又有各村各镇神灵和各路妖神也赶到黄田铺镇,见到受伤的城隍爷,不由大吃一惊,急忙下拜上香,叩问平安。

    另一边,零陵县司功佐、司仓佐、司户佐、司兵佐、司法佐、司士佐、典狱官等各部官吏也有数十人,虽然人数比神灵少,但都是周家豢养的傩师,本领远超等闲草头神。

    双方列阵对峙,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