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七个相公风华〕〔重生之芯片大亨〕〔万界垃圾场:拾荒〕〔都市仙尊归来〕〔帝师王婿〕〔惊!快穿宿主她被〕〔将军,夫人又逃了〕〔柯学玩家今天被封〕〔平凡的世界之我是〕〔九叔之老子是石少〕〔综武江湖:我为大〕〔将军夫人又在装柔〕〔万古最强剑修〕〔炮灰女配改拿全能〕〔我在诡秘之主打破〕〔女总裁的特殊任务〕〔仙魔三国大玩家〕〔摊牌了,我的卡组〕〔快穿之疯批女主娇〕〔重生之甜宠小公主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择日飞升 第五十一章 学坏,只需要一步
    老仆周布衣迟疑一下,实话实说,道:“杀了两个,重伤一个,伤势不太好治。还有一个被吓得有些疯癫,正准备让人看看神魂是否有伤。”

    周齐云眼角跳动一下,徐徐张开眼睛,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声如猛虎低吟:“杀了两個?他敢在我周家杀人?”

    老仆周布衣身躯躬得更低。

    周齐云哼了一声:“布衣,你的心思有些多了。以往你在我身边办事时,勤勤恳恳,没有任何疏漏。现在你地位高了,难免就有惰性,就有傲气。你怠慢了他,轻视了他,以至于我周氏子弟有所伤亡。”

    老仆周布衣身躯一颤,低头道:“老祖宗说的是。”

    周齐云道:“你原本有机会救下那几个子弟,但是你存了其他心思。许应得罪了伱,你就纵容他杀了周氏子弟,让他闯出大祸。这是借刀杀人,你要让他死得不明不白。其实以你的本事,救下他们并不难。”

    周布衣噗通跪在地上,以头叩地。

    周齐云道:“你家里还有子女罢?”

    周布衣老泪纵横,擦拭眼泪道:“有两个儿子,都不太争气,送到府里看过,没能成为傩师。大儿子的媳妇怀了,还没生,小儿子还未成亲,但霸占了一个农家女,那农家女生了个男娃,已经有六岁了。”

    周齐云道:“让他把农家女娶了,给个名分,不要怠慢人家。男娃送到府中,就算不能成为傩师,周家也不会亏待他。你回家之后,安排后事吧。”

    周布衣重重叩头,哽咽道:“多谢老祖宗成全!”

    他抬起头,仰视周齐云,擦去眼泪,道:“老祖宗让我死得瞑目,许应会得到什么惩罚?”

    周齐云闭上眼睛,没有去看他,淡淡道:“他有用时,就没有惩罚。若是没用,我会用他祭你。你去吧。”

    周布衣起身,默默离去。

    周齐云闭上眼睛,调养气息,过了不久,气息突然有一丝紊乱。

    他叹了口气,张开眼睛,低声道:“泥丸宫主人,我等你很久了,你为何还不来?你是隐藏在暗处,等待我的心乱吗?可是,我在等待的时候,难道你便不在等?”

    之后几天,周家众人总是能看到许应、蚖七和大钟,在殿顶摆出一个个奇特的造型。这几日花香愈发香浓,这三个家伙练得就更勤快了。

    众人不禁大怒:“老祖宗把他抓过来,是让他破译陀妪仙书的!此子却恃才傲物,杀我周家数人不说,还根本不破译仙书,天天在殿顶变着法子晒太阳,晒大蛇!”

    更为可气的是,许应在殿顶,像是骑在他们头上一样。

    可是这几日老祖宗周齐云一直没有出现,许应、蚖七他们便愈发张狂了,只在开饭的时候才跑出来,胡吃海塞一通,然后就消失不见。

    “他是来踏春的吗?旁边便是奈河,哪里有春?”

    有人大怒,道,“二姐大哥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等二姐大哥回来,教训教训这小子,长长我们的威风!太可气了!”

    元未央却知道,陀妪仙书只怕早就被许应破译干净,非但陀妪仙书,甚至连周家视若珍宝的玉简道书,也已经被许应破译。

    他能够明显的感应到许应、蚖七等人修为的提升,这种提升速度极为可怕,就算他修炼元家祖传的《元道诸天感应》,也没有这么快!

    他有些犹豫。

    这几日,陀妪仙书被他破解了更多,但也看出更多的不足,其中不仅没有关于阳的阐释,对于炼气士的某些境界,也语焉不详,有很大的缺陷。

    因此,许应所掌握的太阴元育才显得珍贵。

    “可惜,骁伯绝不会容许我拿《元道诸天感应》与他交换。骁伯不会,母上他们也不会。”他暗叹一声。

    这时,又到了饭点,许应、蚖七和大钟准时出现。

    吃饭的地方与仙书大殿分开,要走过一段路。周家钟鸣鼎食,饮食很有规律,而且饭菜色香味俱佳,膳食搭配合理,荤素相宜,是从皇宫里请出来的御厨。

    以往许应和蚖七特别积极,总是排在队伍的最前头,这次虽然准时出现,但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元未央目光闪动:“古人说,吃饭不积极,定然有问题!”

    他于是也不再吃饭,寻找许应等人的踪迹,果然在大殿中寻到许应、蚖七和大钟。

    “钟爷,我就说这根柱子了不得吧?我用破界这一招劈了两剑,连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元未央朝殿内看时,只见许应、大蛇和大钟围绕一根青铜柱子窃窃私语,大蛇道:“把柱子挖了,扛出去,熔成铜汁,给钟爷修补修补。钟爷脸上的巴掌印到现在还没消,女鬼下手太黑了。”

    元未央心头怦怦乱跳:“他们在偷周家的东西!”

    这种事情,她从未见过,更别说经历了!

    她探头看去,便见许应和大蛇正在撬柱基,大蛇卷住柱子往外拖,许应施展龙蛇惊蛰功,调动龙蟒之力,努力向外推。

    即便是那口大钟,此刻也靠着柱子,吃力的往外推去。

    大殿中央,那十三位周家族老依旧围绕着玉简道书团团而坐,对明目张胆偷盗柱子的许应等人视而不见。

    “我自幼读圣贤之书,岂能坐视他们误入匪途,一错再错?”

    元未央内心纠结挣扎,不想许应堕落下去,又担心自己叫一声有贼,周家人对许应不利。正在天人交战,突然许应看到她,心中大喜,连忙向她招手:“元兄弟,这边来,搭个手!”

    元未央鬼使神差的走上前去,柔声劝诫道:“许妖王,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好兄弟,你往这边推。”

    “好。”

    有了元未央的帮忙,这根青铜柱子终于被撬动柱基,接着大殿发出一阵轻微的颤动,两人一蛇一钟,终于将这根青铜柱子撬了出来。

    “快走!快走!”

    许应、大蛇慌忙抬起柱子,飞速向外溜去。元未央心突突地跳,慌忙跟上他们,心中欢呼道:“我犯错了,我终于犯错了!原来犯错是这种感觉,好生痛快!”

    她跟上许应,双手托着柱子,心里一阵爽快。

    许应等人一路小跑,扛着柱子来到那株巍峨的槐树下,元未央回头看去,却见青衣老仆骁伯没有跟来,应该是在吃饭。

    元家的规矩,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要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想来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离开。

    元未央顿觉轻松,便是自己扛着这根青铜柱子只怕也可以健步如飞。

    “咱们上树!”许应向她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诡异仙〕〔灵境行者〕〔大夏文圣〕〔光阴之外〕〔曾经,我想做个好〕〔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我真没想重生啊〕〔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