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格沃兹的法术玩〕〔我的恋爱游戏可以〕〔清穿之四爷的小娇〕〔卦师门主只想摆摊〕〔天师下山〕〔全民异化:开局一〕〔这个明星一点也不〕〔反派大佬被我养歪〕〔午夜跑腿员〕〔升迁〕〔街头算命开局送路〕〔拥有外挂的我却想〕〔关于重生〕〔寒门崛起〕〔我的宗主太低调了〕〔桃源小神医〕〔神霄仙宗〕〔茅山升棺人〕〔重生2006我只想当〕〔NBA开局天赋爆表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界使徒 045 猜疑与隔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里发生了什么?!”

    众多猎人看着一片狼藉的城堡大厅,满脸震惊。

    所有人都看见了,周靖站在寸头男尸体上,拔出长刀。

    “杰森?!”

    维斯惊叫出声。

    其余人一样认出了满身血污的周靖,心头剧震。

    白天杰森才和他们在酒馆里喝酒闲聊,晚上怎么会在领主城堡里大开杀戒?还和人两败俱伤!

    这半天时间,发生了什么!

    因为搞不清楚状况,众多猎人不知道该干什么,停在洞开的大门处没有动作,怔怔看着周靖拖着血迹,一步步挪动。

    众目睽睽下,周靖摇摇晃晃,走向通往二楼的楼梯。

    他视线已经模糊,下巴碎了,神经撕裂般剧痛。

    一秒记住.42zw.cc

    胸腹承受寸头男临死的重击,肋骨不知断了多少根,内脏同样破碎,要不是天赋,他估计自己已经站不起来。

    遭到这样的重击,伤上加伤,自身已是强弩之末,之前是憋着一口气维持雷袭,从骨缝里压榨出最后的力气,才借着唯一一次随从复活机会,以伤换伤击杀寸头男。

    此时得手后,周靖再也维持不住这口气,力气飞速流逝,身体各处都在出血,连刀都要举不起来了。

    这具身体伤势致命,加上崩溃的基因,已经活不成了……

    生命如风中残烛,死亡近在咫尺,仅剩的生命恐怕是以秒计。

    周靖心知死期将至,拖着残破沉重的身躯,朝着领主的方向前进。

    数十个卫兵在楼梯前拥挤着,看到踉踉跄跄靠近的周靖,纷纷慌忙退上台阶,挤在二楼走廊。

    周靖每进一步,众多卫兵就慌忙退两步。

    见识了刚才的战斗,他们全都心胆俱裂,此刻对周靖只剩恐惧。

    哪怕他重伤濒死,看上去谁都能将其打倒,可仍然没有一个卫兵敢上前补刀,不断退缩。

    人群后的走廊尽头,鲁特满脸惨白,牙关发颤。

    他想转头逃到楼上,可腿脚却不听使唤了。

    之前寸头男一直稳稳占据上风,所以鲁特始终平静看着战斗,一点也不怕周靖威胁到自己。

    可他没想到大好形势急转直下,自己最大的底气,竟然会被当场格杀!

    他全程的注意力都放在周靖和寸头男身上,罗斯被轻松击毙后,他也没有关注这具横在战场的尸体,只觉得是个送死的杂兵。

    所以当罗斯复活过来,悄然偷袭寸头男时,鲁特完全没弄清楚状况,同样没注意到罗斯的脑袋是怎么长回来,第一反应还以为眼花了,是寸头男大意了没打死罗斯,才让他有余力爬起。

    此时此刻,身边没人再能阻止周靖!

    鲁特终于慌了。

    虽然身前还有三十多个卫兵隔开自己和周靖……

    虽然周靖只剩一口气……

    可随着煞气冲天、形如恶鬼的周靖慢慢靠近,鲁特仍然感到窒息般的恐惧!

    他仿佛能看到,周靖穿过人群,一刀将自己钉死在墙上的画面!

    要说现在是什么心情……

    后悔,相当的后悔!

    七个异血侍卫死光,连寸头男也饮恨!

    谁知道这家伙这么能打?!

    “救……救……”

    鲁特结巴开口,突然看见楼下聚拢的众多猎人,猛地眼睛一亮,燃起希望,好似发现了救命稻草。

    他朝着正在懵逼的众多猎人,高声喊了起来:

    “各位猎人,赶快阻止他!他想杀我!”

    话音落下,有几名猎人下意识迈出脚步,就要冲上二楼拦下周靖。

    可下一刻,维斯突然抬手,拦住了几人。

    几人回头,语气诧异。

    “怎么了,不阻止杰森吗?”

    “他要对领主下手,我们总不能干看着吧?”

    维斯没有第一时间回应,他望着濒死的周靖,脸皮抽动。

    以他的眼光,也看出周靖的伤势是命不久矣。

    好歹是教了三个月且并肩作战过的同伴,看到周靖这副惨烈的样子,维斯是又惊又怒。

    这身血战余生的痕迹,做不了假。

    他很想知道,周靖在和他告别后的半天里,究竟遭遇了什么。

    杰森既然杀到领主城堡,肯定事出有因,一定与领主有关!

    “不知道什么情况,别动手。”维斯沉声。

    有人犹豫开口:“怎么能不动手呢,那毕竟是领主,总不能看着杰森杀了他吧?”

    闻言,众多猎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清楚周靖为何与领主的人打起来,但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鲁特是领主,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按理来说,他们该保护领主,可站在猎人的立场,又该维护自己人。

    总不可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帮杰森弄死城主吧。

    毕竟以前还从没有出现过,异兽猎人要杀死城主的先例!

    见众多猎人迟疑着没有插手,鲁特大急,连忙叫了起来: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莫名其妙杀了我的侍卫,又突然冲进城堡想要我的命,我都不明白是什么状况!有什么疑问,先拦住他再问啊!”

    闻言,几名猎人觉得有理,不再犹豫,冲上二楼要拦住周靖。

    其余猎人只好跟了上来。

    其中一名猎人几步赶到周靖身边,立马按住周靖的肩膀。

    “先住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靖停下,扭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猎人心头一突,不知为何,下意识松开了手。

    周靖没有管他,目光越过数十个战战兢兢的卫兵,越发模糊的视线,看向后方神色紧张的鲁特。

    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再往前走。

    这是最后的一刀了……

    他艰难举起刀,抬手掷出,好似耗尽了所有力气。

    咻……

    刀锋旋转,飞过人群。

    可在半途,便没了力量,从半空坠落。

    叮当一声。

    沾满鲜血的长刀,掉在了鲁特身前。

    扑通!

    鲁特瘫坐在地,惊恐看着地上的长刀,吓得浑身颤抖。

    而在同一时间,周靖的身子也倒了下去,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众多猎人吓了一跳。

    维斯急忙蹲下,扶住周靖,探了一下气息,语气沉痛:“死了。”

    闻言,众多猎人脸色变幻,不知作何表情。

    为一名猎人同伴的死亡而感到伤感与愤怒,可又有止不住的困惑。

    “他……他死了?”

    鲁特远远听见,一颗悬起的心猛然放下。

    心情大起大落,整个人差点虚脱。

    内衣湿哒哒的,不知不觉间吓出了一身冷汗。

    鲁特心有余悸。

    还好寸头男和这个猎人拼了个两败俱伤,基本同归于尽,要是这人还留有战斗力,今日看样子恐怕不杀了他不罢休。

    见杰森死了,鲁特的后悔之意顿时淡了许多,转成了庆幸和后怕。

    看来命数未绝,运气还是眷顾他的……

    逃过一劫了!

    而在这时,韦伯忽然大步靠近,推开所有卫兵,站到鲁特面前。

    “究竟发生了什么?”

    韦伯语气肃然。

    众多猎人默默跟上,穿过不敢动的卫兵们,围到鲁特身边。

    鲁特呼吸一窒,不禁咽了口唾沫。

    因为周靖的缘故,这些平素信赖的猎人,此时忽然让他感到危险,带来一阵强烈的压迫感。

    他猛地发觉,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

    要是关起门抓住周靖,悄然解决,那这件事好办许多,可现在被众多猎人目击,这就不妙了。

    不过,杰森死亡,便没人知道马格吉接受自己命令去截击他了,好像还有机会摆脱干系……

    鲁特赶紧压下内心的紧张,强撑着站起,故作不解:

    “我也不清楚,杰森突然上门,带着我几名异血侍卫的头颅,说是要我给一个解释,可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看他杀了我的侍卫,所以就打算先把他擒住再说,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马格吉?”韦伯眉头一皱。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马格吉和杰森产生了什么矛盾,说不定他瞒着我,私下做了些什么,所以杰森才来找我……我会调查清楚。”

    鲁特勉强维持着冷静,一席话真假参半,只想稳住众多猎人。

    就算想给周靖泼脏水,也不敢现在做。

    众人沉默不语,半信半疑。

    放在以前,他们和领主合作还算愉快,大家存在信任基础。

    可周靖今天如此坚决要杀领主的行为,动摇了众人的想法。

    虽不知发生何事,但周靖是他们的一员,这么做肯定事出有因,领主必然做了些什么。

    而且抛开一切缘由,杰森死在领主的人手里……领主手下杀死了一个异兽猎人,众人无法当作没发生。

    杰森是他们中天赋最好的人,大家都觉得他以后前途无量,有机会成为传奇般的异兽猎人。

    却没想到这样的天才,就这么死了,没有死在与异兽搏杀的战场上,而是死在领主的城堡中。

    这是何等的可惜!

    看着沉默的众多猎人,鲁特越发紧张,不敢表露出任何心虚的迹象。

    良久,韦伯才缓缓开口:

    “这件事,我们等着你给个解释,如果不能让我们满意……”

    剩下的话不必说,意思已经很明显。

    鲁特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唯唯诺诺应承,完全不敢像以前一样摆出领主的姿态。

    韦伯说完,扭身就走,回到杰森身边,将杰森的尸首拦腰抱起。

    猎人们跟上,簇拥在旁边。

    见状,鲁特忍不住开口问:

    “你、你们打算带他去哪里?”

    “与你无关。”

    维斯冷冷丢下一句话。

    他们不可能坐视一位猎人同伴的尸体,就这么晾在这里。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杰森带回霜木村。

    众猎人带上杰森的尸首,扬长而去。

    鲁特张了张嘴,却不敢说出任何劝阻的话。

    他猜得到,众人大概会把这具尸体带去霜木村。

    然而霜木村里还有一个巴隆是半知情人,如果猎人们与他汇合,综合一下情报,便会得知药剂贪腐的事情,从而更加怀疑杰森的遭遇,多少会觉得与此有关,然后再怀疑到自己身上。

    可鲁特没有办法阻挠了。

    他手里能动用的力量,几乎被周靖一个人砍光了,现在根本无法拿巴隆怎么样。

    部族的人太远,没那么快调集……而且他不敢和这么多猎人作对。

    如果巴隆再死了,这些猎人八成很快明白情况,绝对找他算账……鲁特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了。

    必须把山羊胡藏起来或者直接灭口,绝对不能让巴隆在城里看到这人……

    鲁特脸色阴晴不定,只能尽量想办法补救。

    他一直努力和大多数猎人搞好关系,但如今周靖带来的变故,让猎人们对他产生隔阂,几乎前功尽弃,还埋下了许多隐患。

    不过后续的处境虽然糟糕,他还是松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死的不是我,至少我还活着。’

    鲁特捂着心口,心脏怦怦跳动,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另一边,许多城镇居民也被响声吸引,不顾宵禁,纷纷来到领主长屋,诧异看着这里的狼藉。

    众多居民交头接耳,骚动嘈杂。

    围观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男子看到地上寸头男的尸体,瞳孔顿时一缩,立即溜出人群,悄然离开。

    ……

    在杰森·伍德这个星界使徒阵亡后,周靖的意识便径直回归。

    穿过流光隧道,周靖迅速回到穿梭预备空间。

    一回来,他便接收到了瀑布般刷出的面板信息:

    [本次投放已结束!]

    [本次实际逗留时间:9天]

    [本次资源采集情况:980星界点,12信息态粒子]

    [经历日志已留档,相关探索成果录入图鉴]

    [检测到“杰森·伍德”(编号002)已死亡]

    [该使徒恒定标准进度:140/110]

    [进度已达成!]

    [当前星界使徒正在恒定……恒定完毕!]

    [档案更新!]

    [“杰森·伍德”(编号002)——转化为!]

    [:死亡后档案保留,可重新投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择日飞升〕〔星门老鹰吃小鸡〕〔灵境行者〕〔凡人修仙传之飞羽〕〔明克街13号〕〔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这个明星很想退休〕〔绝世强龙〕〔家父汉高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公子别秀〕〔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