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爸是大富豪〕〔都市之狂龙战神萧〕〔巅峰狂少〕〔极品全能学生〕〔夜少的二婚新妻〕〔至尊人生陈歌〕〔捏造飞升世界〕〔捡个古人当特助〕〔楼乙〕〔隐形学霸超A的〕〔地表超能保镖〕〔最强修仙女婿〕〔穹顶之上〕〔美女的极品锦衣卫〕〔超能奶爸〕〔大国芯工〕〔我有钞能力〕〔影后反转攻略〕〔最强大神在隔壁〕〔宇宙过河卒
昌邑利吧好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品神农 第791章 杀手们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鱼怪”不敢提问,就不说话了,专心为老板打理头发。

    老人自顾自说道:“就算金大良能咬死不说,警方动了真格,会不惜代价从蛛丝马迹中找寻线索,找到我头上是很快的事了。”

    “鱼怪”拿着剃刀的手停住,满脸的惊讶。

    “怎么会?”

    他忍不住发问。

    老板的身份,从来没有暴露过,就连泰国曼谷的警方都不知道,在警局没有留下任何案底。

    此外,老板的公开身份还很特殊,是一名入世修行的带发佛家弟子,师从曼谷佛寺中很有名的米抵大师,一直以慈眉善目的形象在公众场合出现。

    老板经营的日用品公司是泰国最大的日用品生产公司之一,形象伟正,尤其喜好做慈善,不止一次对当地警局进行过捐助,和警局有着良好的关系。

    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会将毒枭二字,跟老板联系起来。

    从身边的关系来说,老板杜绝了被人怀疑,所以不会惹上麻烦。而从外部的关系来说,比如金大良和老板的关系,金大良是见过老板,也认识老板,但老板却没有任何证据让金大良掌控,包括交易的所有环节,老板都成功地将自身摘

    了出去。

    所以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老板要这么说。

    只要金大良咬死不开口,警方再努力寻找线索,也是做无用功,线索只会到金大良那儿就自动中断,再往下,休想查出其他的任何东西出来。

    “警方那帮人就算再动真格的,可咱们没有线索让他们抓住,他们怎么查?”

    忍不住,他再次说道。老人停止敲击梨花木椅子,头往前伸了一些,以便能更加清楚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淡淡地说道:“想查,总能查出一些东西的,你在这个行业里也生存这么多年了,岂会

    不知道这个道理?”

    “鱼怪”默然,不出声了。或许他低估了警方的能量。

    站在他这个高度,肯定是不如老板看得远、看得准的。

    他忍不住问道:“那老板,接下来咱们怎么做?”

    针对金大良的行动已经失败,再派人去,也只可能是有去无回的结果。

    想要万无一失,就只有设法脱身。

    老人干笑道:“我已经在做了。”

    “啊?”

    “鱼怪”有些傻眼。

    除了针对金大良的行动,老板还另外安排了一次行动?

    “这次行动是我私人要做的,我汶猜龙不能容忍有人骑在我头上拉屎拉尿!”

    汶猜龙狠狠说道,骤然换了一个人,变得狠厉、毒辣。

    “鱼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以为是帮派中出了内鬼,这才引起了老板汶猜龙的极大怒火。

    汶猜龙没有多说,只是说道:“这次安排的行动有可能暴露我自己,你是我的心腹,也早做准备。”

    “是,老板。”

    “鱼怪”近乎于机械似的应道。

    实则,内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只是碍于此刻的情形,绝对不敢问清楚。

    老板到底安排了什么行动?

    怎么还会暴露老板自己?

    难道老板知道安排的行动有可能会失败?

    行动如果失败,以老板的意思来看,是要抽身而出,顺便提醒了他,让他到时候跟着一起离开,他感激的同时,更多的还是震惊。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岂不是意味着如日中天的集团会像庞然大物那般轰然倒塌?

    “别想了,理发吧。”

    汶猜龙淡淡地看了一眼“鱼怪”,说道。

    他并没有百分百的信心,自信这次报复行动可以成功。得知了危落山金大良的人马之所以全部覆灭,是因为一个叫王伦的华夏人参与了进来后,他除了安排精锐力量要劫走金大良外,也在暗网上发布了招募令,招募世界顶级

    杀手对付王伦。

    因为,他查到了王伦的一些信息,发现此人非常恐怖,实力恐怕是超越了超级高手的这一界限,近乎于拥有神仙手段的一个人。

    所以,尽管招募齐了人手,云集了足足七名最强大的黑暗杀手,他也不敢认为这次行动能够成功。

    只是,他必须展开报复。

    身为毒枭,摊子被王伦给砸了,只会狠狠地报复,没有第二种可能。

    要他咽下这口气,根本不可能!

    何况,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王伦是不是真的近乎于神,在他这儿还得打上一个疑问号。

    带着这种有些复杂的心理,他号令行动开始,现在估摸着杀手行动队已经到达或者很接近华夏的印山村了。

    印山村,就是那个王伦居住的地方。

    如果行动没有成功,多半会留下线索让警方怀疑上他,不过对此他倒是觉得可以承担这样的风险。

    大不了,就到外面避一避风头。

    提醒“鱼怪”,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心腹,同时也知道他的很多事情,对方不能被警方抓住。

    只要他的人都闭紧嘴巴,就算怀疑到了他,没有确凿证据,他避完风头后又可以回来。

    ……

    王伦在黑暗角落里一动不动,两辆越野车在离村口四五百米的时候,连近光灯都关闭了,只靠路灯提供光亮,同时速度也急速降低。

    到距离村口一百米的时候,越野车以怠速行驶,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如同两辆幽灵车。

    王伦冷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现在见到的情况看,这两辆车肯定有鬼。就算是进村来偷车或者偷狗的人,都不会如此小心谨慎。

    他此刻就算发出火球术,将两辆车连同里面的人都给烧没了,也绝对不会冤枉了好人。

    当然,他想留一两个活口,找出一些线索。

    终于,越野车在升降杆前大概五十米的一处拐角处停了下来,一条人影悄无声息地从第一辆越野车的后座上跳下来,迅速潜入夜色中。

    如果不是视力超群,也发现不了对方的这个行动。光靠安装在路上的监控探头,探测不到来人的动静。

    这人明显是潜行高手,一直将身体巧妙地融入到了道路一侧的阴影中,速度还很快,一会儿就接近到了升降杆的位置。王伦清楚,在远不止一百米的时候,车上的人应该就用望远镜观察过村口了,是确认了没人值守后,才将车继续往前开的,现在派出的这人只是进一步检查,以防遭到反

    袭击。

    他所处的位置,望远镜观察不到,潜行过来的人也不会发现,毕竟论潜行本领,对方拍马都及不上他。

    潜行之人站在升降杆前,往亭子里面看了看,确认了里面没人,然后一个灵巧的翻越,跃过了升降杆,到了更里面探头探脑观察了一番,时间约莫十秒钟。

    这么晚了,他也相信既然这儿没人值守,不太可能有人埋伏,但还是将可能埋伏有人的地方检察了一遍。

    没有什么问题。

    而且,也没有什么狗之类讨人厌的跑出来叫,适合他们开展行动。

    他朝身后的两辆车,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两辆车马上熄火,车上总共又下来了七个人,关车门时,明显没那么小心谨慎了,或者说放松了一些警惕,发出了一些声音。

    七个人几乎同时朝前走去。

    王伦就注意到,其中的六个人,步伐稳健,每个人不管身高高矮,体型胖瘦,但都是后背笔直,如同一张随时可以紧绷起来的弓,给人一种爆发力极强的感觉。

    这六个人中,有人还干脆握着手枪,没有将武器隐藏起来的意思。

    另外的那人,则明显有些松松垮垮,跟这六个人不是一伙的,应该是翻译、向导之类的。

    “七个杀手,一个向导。”

    王伦判断道。

    从这七个人的走路姿势来看,警惕性仍然很高,如果有风吹草动需要动手,这七个人绝对能够在极端的时间内动用自己的武器,发出致命的一击。

    王伦不动声色,由着这些人跨过升降杆,穿过亭子,到了后面的大门前。

    他在大门的斜后侧,一处黑暗的角落,距离有些远,但能确保听到这些人的谈话声。

    这些人倒是没有说话,为首之人对这大门也没有什么怀疑,径直抬脚,走了进去。

    大门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开着的,示警阵法只针对有法力的修士,修炼出了内劲的练家子,还有杀气腾腾的人有效。

    王伦感觉到了,玉戒指亮了,在报警。

    显然,这些人有杀气,进村是为了杀人。

    王伦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当这些人都走进了大门里面后,王伦听到有人在说话。

    “各位,我能在外面等你们吗?”

    是那个向导在问,用的是英语。

    王伦当然能够听懂,打算继续听听这些人怎么说。

    “笨蛋,我们听不懂华夏人说的话!待会儿你还得当翻译!”有一个个头很高大的男人凶神恶煞地说道。

    向导很委屈地说道:“可我怕啊。”

    那男人拍了拍向导的肩膀,狞笑道:“怕什么怕?咱们杀人,又不是要你杀人!”

    向导顿时哭丧着脸,一副不想往前走的架势,愁眉苦脸道:“可,可来的时候,你们说只是要抓一个人啊!”

    他没想到啊。接了这个任务的时候,这伙人只说来印山村处理一起涉及到了国外公司的事情,是私下处理,他并不知道这伙人都带着武器。

    直到刚才,有人下车后将枪都拿了出来,他才意识到,也许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以前他也做过类似的向导工作,但都是私下里开展一些报复行动,没到杀人闹出人命的地步。

    这会儿意识到进村的这伙人不是要抓人,而是要杀人,他怕了,想退出。

    至少,想离这伙人离得远远的,不参与进来。

    “哈哈哈,”凶神恶煞的那个男人发出了笑声,朝旁边的同伙说道,“他现在想退出,哈哈!”

    “别傻了,今晚我们将会带你领略一场血与火的盛宴,”一个个子不高的女杀手舔着猩红的嘴唇,眼睛中带着嗜血的光,“这个村的人,都将成为我们猎杀的目标!”

    向导一听,彻底吓懵,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接着双手撑在地上,哭着往后退,嘴里嚷着自己“不干”“不干”的字眼。不是要杀一个人,而竟然是要屠村!他吓破了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第一宠:老婆〕〔我在绝地求生捡碎〕〔一夜闪婚:偏执老〕〔王者荣耀之无敌逆〕〔金字塔人入侵〕〔契约闪婚:总裁宠〕〔圣龙帝尊〕〔贾二虎温如玉〕〔您好需要化妆么〕〔娱乐圈:升职记〕〔柳亭英雄传〕〔洪荒三清大弟子〕〔农门小媳妇:随身〕〔给宫少撒个娇〕〔觉醒者的世界
  sitemap